闻言,百花几乎要昏了过去,而一旁的柳芊柔早已哭花了脸,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“铮郎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韵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?”周氏急急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母亲,将军不愿纳妾,可如今破了百花姑娘的身子,若是传出去,我们将军府的颜面,何以得了。”苏韵道。

    “铮郎……你要我怎么办才好啊。”柳芊柔哭声传来

    周氏顿时阴沉沉的看了柳芊柔一眼,柳芊柔顿时噤声。

    百花依旧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苏韵却觉得意外,这件事可是在她意料之外了。

    以她的推测,顾铮深中迷药为何不去找柳芊柔,而是继续待在她的厢房里。

    至于百花,倒是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苏韵忽然瞥见被跪在地上的百花,眸光再看向床榻。

    一抹落红足以证明,百花的是身子的的确确是被顾铮破了。

    “铮儿你就纳了百花为妾吧。”周氏冷声道。

    她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可若是百花可以怀上孩子,这必然是对她有用的,她一瞧着柳芊柔,就不会是一个安分,任由她操控的主。

    苏韵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百花不同,既没有苏韵宁国公府的嫡女身份,又没有顾铮的宠爱。

    闻言,顾铮却是气炸了,不等苏韵开口,道:“娘,我答应了柔儿,要和她一生一世一双人,况且我刚刚娶她没多久,这要是在纳妾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,以正妻之礼迎娶柳姨娘的时候,你怎不害怕外边的流言蜚语,眼下却害怕了起来?你一个大男人,难道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吗?”苏韵质问道。

    顾铮羞愧的垂下脸。